爱要坦荡荡

本质Brucedick,接受拆逆不接受任何形式的【黑踩】✨

© 爱要坦荡荡 | Powered by LOFTER

His robins

悠月迷失在蝙蝠洞:

Batfamily 親情向


概要:對Bruce來說,他們永遠是他的羅賓。


 


01


 


「羅賓。」


Dick在半空中華麗的旋轉了一圈然後降落在Bruce身邊:


「怎麼了?」


「這裡不是馬戲團。」一如往常的先口頭教訓「我需要你從排氣口潛入另外一頭布置陷阱。」


排氣口的大小只能讓如同小精靈般身材的羅賓潛入,雖然時常會在裡面碰到可怕的大老鼠。


但身為蝙蝠俠的助手,可不會因為區區幾隻老鼠就怕得不敢行動。


可是Dick面露難色,就算隔著多米諾面具Bruce也能看出來,他正在想辦法找理由回絕自己。


 


身為前空中飛人的Dick,不管是跟著蝙蝠俠飛越高譚上空時,或者面對一批凶神惡煞的黑幫分子時都不曾露出害怕的神情。


他也是黑夜中歡快笑聲的源頭,讓人恍若置身在馬戲團,而眼前的表演就是漆黑的大蝙蝠帶著跳來跳去的知更鳥痛揍所有人。


 


這就是Dick,他的羅賓。


 


然而現在他不像平常那樣笑咪咪說著:「包在我身上。」


不免讓Bruce感到擔心,抬起手卻不知該放搭檔的肩膀還是頭上,最後垂了下來:


「怎麼了?」


「沒事。」


搖搖頭,像是要甩去正在思考著的想法,露出熟悉的笑容:


「我能解決他們的。」


說完後射出勾繩往一旁的大貨櫃頂滑去。


 


青年穩當的降落在貨櫃頂上,嘆了口氣點了兩下藍芽耳機,另一頭傳來Barbara的聲音:


「我聽到了,這遲早會發生。」


「但我沒想到這麼早。」Dick巧聲從貨櫃上跳下,接著將背貼在工廠的牆邊移動「他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偵探,腦袋好得很。」


聲音透露出不可置信,他從小就當蝙蝠俠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。


「想想我們都多大了,Dick。」


早已不是他身旁的男孩與女孩了。


「我知道、我知道,一會再聊吧。」


 


Dick扔了一顆煙霧彈後抽出背後的帶電的雙棍衝了進去。


「是夜翼!」


混亂中有人認出他身上的紅色大鳥符號。


「嗨,你認識我啊。」俏皮的回應後把人打暈「抱歉,手滑。」


等到所有人都乖乖躺平後,他打開其中一個準備載走的箱子,裡面是滿滿的非法槍枝。


 


「做的好,羅賓。」


他得到Bruce的稱讚,即使他不再是羅賓也覺得挺開心的。


或許是因為他永遠是Bruce的羅賓。


 


02


「羅賓。」


Jason因為呼喚從麵包店的櫥窗回過神,跟上Bruce的腳步:


「我們還有其他地方要去嗎?」


「沒有。」墨黑色的大蝙蝠滑進駕駛座「因為我們要來談談你的行為。」


無聲的做出一個『你說什麼』的嫌棄表情,雙手環在胸前拒絕坐上蝙蝠車。


 


他就是一個比自己想得要倔強好幾倍的男孩。


Bruce還記得他一開始到莊園來時,不肯穿上為他訂製的新衣服參加派對,掛著像現在嫌棄的表情說:


「我不是貪圖這些該死的好東西才當你兒子的。」


「從來沒有認為你是,Jason。」他蹲下身,幫男孩把白襯衫的扣子一個個扣上「這是給羅賓的任務,這樣我才有藉口打聽到蝙蝠俠需要的情報。」


抬頭看見男孩的表情已經轉為笑容:


「如果你要利用我泡美女我可不答應。」


「『高譚王子』這個名號不是浪得虛名。」


揉揉男孩的黑髮。


 


然而Bruce不得不承認,有時候他看著Jason時會想到Dick。


但是比起擁有馬戲團歡笑的Dick,Jason帶著哥譚暗巷獨有的暴戾氣息。


這也是他決定收男孩為羅賓的原因之一。


本以為他再也不需要羅賓,直到這個男孩出現偷走蝙蝠車的輪胎為止。


 


雖然Jason時常不聽勸阻,但這就是Jason,他的羅賓。


 


「沒什麼好談的,我自己去冷靜一下。」


轉過身走進路燈無法照亮的高譚夜色,他聽見引擎聲在背後發動。


「Jaybird心情不好?」


紅髮的同伴蹲踞在屋頂一角然後跳了下來。


「別那樣叫我,Roy。」把臉與難看的表情完全覆蓋在紅色的頭罩下「我不是小鳥。」


名為Jason Todd的羅賓早在多年前死去,長眠於黑暗寒冷的棺木中。


現在只有名為Red Hood的黑幫老大活躍在高譚街頭,一但違反他的規定就有扔掉小命的覺悟。


「我挺羨慕你的,雖然只有一點點點點。」用拇指與食指捏捏空氣「我這輩子大概無法跟老傢伙說上話了。」


「誰知道,我就沒想過他──」


忽然間,他想起那聲熟悉也不過的『羅賓』。


什麼時候Bruce這麼老了,而自己又是什麼時候長這麼大了?


「Jason?」


「沒事,我累了,晚安。」


清晨的微光讓高譚漸漸亮起,又開始新的一天。


 


03


「羅賓。」


Tim正按下『執行』鍵,對方的資料全傳回蝙蝠洞作分析,他開啟通話:


「我在,什麼事,蝙蝠?」


Bruce低沉的嗓音透過耳機傳來,交代他該把之前事件的做更新,好讓他做交叉比對。


 


關於處理大量資料與觀察細微Tim表現的和他很像,能完美做出一份比Wayne公司財務報表還要詳盡的報告。


這點出自馬戲團以及暗巷的前任羅賓們都做不了。


那小子能找到蝙蝠俠也是靠著多年來蒐集各方情報、晚上悄悄跟蹤高譚活力雙雄,然後在他最悲痛時間點又像條小尾巴跟上來。


「你需要羅賓。」


從沒想過『羅賓』也能是志願制。


雖然他拒絕了Tim,而固執就像每個蝙蝠家族成員的通病,Drake家的小少爺惹上不該惹的人,最終還是站在蝙蝠俠的身邊了。


 


聽見另一端回答『給我一段時間』後結束通訊,Bruce輕輕啜了一口咖啡。


這就是Tim,他的羅賓。


 


「Red?」「電影之夜要開始囉!」


看見隊友一臉愁雲慘霧,超級小子跟抱著爆米花的脈衝,一人一邊夾擊中間的紅羅賓。


「你們先開始吧,我還有事情要處理。」


「沒關係,我們可以等你,一起看才好看。」


用手肘撞了一下正打算抱怨的Bart,而後者運用神速力看完Tim電腦上的資料:


「這不是很久以前的東西了嗎?」


「嘿、別隨便看。」按下快速鍵把文件收起「只要是他交代的都是重要的東西。」


桌面上除了少年泰坦成員的合照外,就是與蝙蝠相關成員的照片。


大多是老照片翻拍,和夜翼、蝙蝠女以及蝙蝠俠本人。


Tim記得很清楚那是他第一次穿上羅賓的制服、第一次的夜巡也是第一次打倒壞人,還有第一次看到屍體而大吐特吐。


「水。」蝙蝠俠似乎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,遞來礦泉水以及手帕「你遲早會習慣這些。」


而那一天晚上想當然的做了惡夢,Bruce也預料到這一點所以守在床邊將他從夢中喚醒,然後直到他再次睡去前都陪在一旁。


接著隔天晚上跟Bruce告訴他關於電影之夜的『Wayne家規』,他們馬拉松了好幾部007電影。


 


「Tim?你真的沒事嗎?」


從回憶裡回過神,看著同伴們笑了笑:


「我們去看電影吧。」


闔上筆記型電腦的螢幕,和同伴們一起投入大廳沙發的懷抱。


 


 


04


「羅賓。」


Damian停下步伐,回頭看向自己的父親:


「蝙蝠俠?」


「你母親剛才聯絡我,你想見她嗎?」


皺了皺鼻子,發出嘖嘖聲。


這點小動作根本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。語出照顧Bruce大半輩子的管家。


 


擁有基因優勢以及從小『專業訓練』的Damian,身上帶著混亂的血氣毫不客氣的闖入他的生活。


跟前面三個男孩相比,這一個是意外的驚喜也是讓他頭痛好一陣子的小炸彈。


將蝙蝠俠當作畢生志業後,就放棄了結婚生子這條普通平穩的路。


誰知道刺客聯盟的女兒,跟自己有一段短暫關係的女人,帶了個男孩告訴他這是他們的兒子。


如此相似的臉,您想賴也賴不掉。再次語出最敬愛的好管家。


Damian把羅賓當作『蝙蝠俠預備位置』,努力的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。


 


這就是Damian,他的兒子、他的羅賓。


 


即使他決定不再當個刺客,他的母親──Talia al Ghul──也不曾放棄說服他接下刺客聯盟的首領位置。


他感謝母親從小對他的栽培,如同過去他的外公教導他的父親,他擁有一個職業刺客該有的所有技巧,但缺失所有一個孩子該擁有的美好童年。


手上的鮮血永遠洗不乾淨。


要說他恨Talia也不是,也絕不是愛。


真要說他可能還愛Wayne家多一些,雖然這裡有煩人的鳥哥哥們,最起碼他不用被扔在山裡或任何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自生自滅。


 


「等我回來會連絡她,父親。」


他戴上面罩──蝙蝠俠的面罩──緩步走向最新的蝙蝠車。


穿著黃綠色制服的黑髮男孩在他之前蹦跳進屬於『羅賓』的副駕駛座:


「爸,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?」


蝙蝠俠沒有回應,只是坐上駕駛座發動車子,男孩把這當作默許:


「為什麼爺爺從不叫我羅賓?我才是羅賓。」


Damian被問題逗笑,哼了聲轉頭看著自己的兒子,就像當年他的父親看著問問題的他:


「因為你不曾是他的羅賓。」


在男孩再次開口問其他問題之前,踩下油門。


今晚活力雙雄依然飛翔在高譚市的夜空中。




-----------


這一份是當初CWT41的無料,也拜託人在SLO上發完,不知道有沒有人能到XD


總之,感謝閱讀:)

评论
热度(58)
  1. 爱要坦荡荡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春虫虫窝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转载了此文字